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科幻小說 -> 電影世界逍遙行 綠豆冰糖水

      第2022章 喬峰

          醉月樓的二樓之上,只余一桌二人正相對而坐,兩人的身周更擺著五壇好酒。

          這五壇好酒每個壇子都足有小孩環抱大小,每一壇足有十斤,常人不要說喝下一壇酒,便是喝下三分之一,都會被人稱為好酒量。

          前世的《水滸傳》之中,里面有一段武松打虎,講的是武松原本要歸家,但在路上饑渴難耐,便在路上一個酒攤之上喝酒吃肉,這酒攤有一個酒招子,上面寫著“三碗不過崗”,意思是喝了三碗酒,最好不要過前面的山崗,因為前面山崗中有老虎,喝了酒之后醉酒進去若遇上老虎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

          可武松卻渾不在意,竟然一喝便是十八碗酒,然后醉熏熏的進山過崗,還借著酒意打死了一頭老虎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段武松打虎一直被世人所稱道,又贊嘆武松的酒量,又贊嘆他的武功高強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,后來有人考證過,武松那時所釀的酒,酒精度并不高,不過才跟普通的啤酒相差不多,最多也就是14、5度左右,對于現代一箱箱喝的人來說不足一提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,現在葉玄他們所喝的酒卻非米酒,而是類似古代所謂的燒山子,應該是由高梁所釀,差不多在四五十度左右,一壇十斤,不要說一壇,便是一兩斤都足以令人醉得不醒人世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,這酒在葉玄與眼前這個姓喬的中年漢子面前,卻仿若喝水一般,兩人一碗接著一碗,連綿不絕,讓躲在樓梯間觀看的幾個酒樓的伙計一個個都瞠目結舌,心中在懷疑會不會自己拿錯了酒。

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痛快,兄臺好酒量!”中年漢子一口將碗中的酒喝光,看著對面面不改色的葉玄,又驚又詫的哈哈大笑起來,“喬某從行走江湖以來,在酒之一字之上,從未服過人,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兄臺這樣的酒國高手,實在是佩服之至!”

          葉玄放下手中的碗,看著面前的中年漢子,臉上也浮起笑容道,“其【零零看書網.】實我更佩服兄臺的酒量,以兄臺的酒量,怕是在這人世間都可稱無敵了,我也沒有想到在這小小的酒樓之中竟然還會遇到兄臺這樣有趣的人,看來這一趟也算是不虛此行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這倒不是葉玄在說大話,而是他的確覺得眼前這人的酒量很是稱人,到了現在,他們兩人已經喝了近三壇的酒,一壇十斤,三壇便是三十斤,這酒以他的修為來說,哪怕他沒有去運轉體內的仙元力,但是這些酒一進入他的體內,就自動的被身體所吸收,根本無法讓他感覺到一絲醉意。

          簡單一點來說,這酒他喝的跟喝水一樣,沒有任何感覺,畢竟他的體質已是仙體,可是對于普通人來說,哪怕是江湖高手,修煉內力,也不可能抵抗得了太多酒精的侵蝕。

          酒精,其實也可以算是一種毒,特別是濃度越高的酒精,對人體的傷害就越大,哪怕是內功修煉到最高深處,也不可豁免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事情并不是葉玄猜測,而是他自己之前就修煉過內功,所以才知道那么清楚。

          而眼前的這個中年漢子雖然內功不俗,但說到底也是凡人,竟然能一下子喝下三壇好酒而只有略微醉意,若是他猜得不錯的話,除了這中年漢子體內雄厚的內力之外,肯定還有這中年漢子體質異于常人的原因。

          這倒不是什么稀罕的事,現代社會早就已經證實,人體內擁有一種叫脫氫酶的元素,有些人這中元素少,所以沾杯就醉,而有些人體內脫氫酶多,所以可以做到千杯不醉。

          以葉玄的修為,其實若是想要查探眼前這個中年漢子的體質,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罷了,但他卻沒有這樣做。

          本來這一次他來這人間不過是散散心,想要散發一下之前在洪荒時刻被追殺的郁悶而已,到了這人間,竟然還能遇到如此妙人,又豈會在意這些無傷大雅的小事。

          “兄臺繆贊了,天下如此之大,喬某可不敢稱無敵!”中年漢子搖了搖頭,隨后又看著葉玄道,“不過聽兄臺所說,難道兄臺不算是這世間之人?”

          很顯然,雖然喝了幾壇子酒,但這中年漢子卻沒有醉,相反精神似乎更好了,竟然抓住了葉玄言語中的漏洞。

          葉玄也不在意,淡然一笑,拿著酒又給自己倒了一碗,一邊剛要開口,卻突然見到樓梯那邊蹭蹭蹭的傳來一陣上樓的腳步聲,而后便見一個身穿百家衣,手拿一根竹杖和一個破碗的中年乞丐突然走了上來,見到了那中年漢子,不由眼睛一亮,而后連忙走了過來,先是瞧了一眼葉玄,而后朝著那中年漢子躬身道,“幫主!”

          中年漢子看著那中年乞丐,點了點頭,“何事?”

          “幫主,這是幫里傳來的急報,請幫主過目!”那中年乞丐連忙從懷中拿出一張紙條遞了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中年漢子微微皺了下眉頭,而后伸手接過那張紙,隨后陡然雙眉一豎,一雙大眼瞪得仿若銅鈴,一身原本平靜的身體陡然氣勢爆發開來,身前的酒壇竟然直接爆裂開來,酒水漫天酒落,而那旁邊送信來的中年乞丐更是被這股氣勢震得連連飛退,同時也被那噴涌出來的酒水給濺得全身狼狽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而坐在中年漢子對面的葉玄,對這些卻似若無睹,那因為中年漢子震怒而爆裂飛濺的酒液以及酒壇碎片,在到了葉玄的面前卻仿若失了重力一般,紛紛朝著四周飛去,根本無法沾到半點葉玄的身上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幕,被中年漢子看在眼中,雙眸之中不由閃過一抹震驚,因為以他的武功,竟然無法看到對面的葉玄是用什么武功化解這些酒水與碎片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兄臺,對不住了,喬某剛剛一時震驚,結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無防!”葉玄淡笑的擺了擺手,而后道,“看來兄臺應該是遇到什么麻煩事了,若是有事的話,兄臺不必在意,且自去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好,那喬某今日便先告辭了,他日有緣的話,再與兄臺喝個痛快!”中年漢子也不是扭捏之人,直接站了起來,朝著葉玄拱了拱手,“對了,難得有緣與兄臺相遇,在下喬峰,現任丐幫幫主,不知兄臺高姓大名!”

          “吾名葉玄!”葉玄看著眼前這個中年漢子,微笑道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