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都市言情 -> 尋寶全世界 行走的驢

      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四方會談

          聽到是艾爾米塔什博物館館長打來的電話,德國總理和會議室內所有德國人的臉色都為之一變,變得更加難看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心里當然清楚,米哈伊爾為什么打電話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毫無疑問,這位著名的博物館館長肯定是看了剛才那場網絡直播,聽到了斯蒂文這個混蛋所說的那番話,這才打電話過來的,就是沖著琥珀屋而來。

          會議室內這些德國人的反應,全都落在了葉天眼中。

          他卻恍若未見,只是輕聲笑了笑,隨即伸手滑開手機屏幕鎖,開始接聽電話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刻,米哈伊爾激動不已的聲音就傳了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晚上好,斯蒂文,我是米哈伊爾,首先要恭喜你,發現了如此巨大的一處寶藏,發現了那么多價值連城的古董藝術品,再一次轟動了世界。

  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你這家伙的運氣真是好到了極點,總能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,讓人羨慕不已,好像世界上的寶藏都是為你這家伙準備的一般”

          聽到這番充滿羨慕的恭維之詞,葉天頓時輕笑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晚上好,米哈伊爾,好久不見,最近過的怎么樣?在探索寶藏方面,我的運氣一向不錯,這次也一樣,讓我僥幸發現了希特le隱藏起來的寶藏。

          從圣殿宮地下深處的那座哥特式宮殿里出來之后,我猜你就該打電話過來了,果不其然,我剛剛脫掉防護服,還沒來得及休息呢,電話就響了”

          客套寒暄兩句之后,米哈伊爾立刻迫不及待地切入了正題。

          “斯蒂文,我剛才一直在看你們探索希特le寶藏的網絡直播,非但是我,我們艾爾米塔什博物館幾乎所有人都在看這場轟動世界的尋寶直播。

          你在直播中所說的那番話,用消失七十多年的琥珀屋跟我們博物館進行交易,我們每個人都聽得非常真切,也非常樂意達成這筆藝術品交易。

          這筆藝術品交易如果達成,在古董藝術品收藏領域,將是一個劃時代的事件,絲毫不亞于你跟法國人、跟意大利人和英國人達成的一系列交易。

          希特le寶藏里的其它古董藝術品,比如神圣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大帝的權杖、寶劍、鑲著珠寶的祈禱書,還有一些頂級藝術品,我們也很感興趣”

          “這我當然清楚,你們俄羅斯歷來以神圣羅馬帝國的繼承者自居,俄羅斯國旗上的雙頭鷹足以說明一切”

          葉天微笑著說道,表情非常輕松。

          稍頓一下,米哈伊爾繼續接著說道

          “此外,你們在愛奧尼亞海發現的幾尊古希臘和希臘化時期雕塑,比如《赫拉克勒斯殺死涅墨亞獅子》,我們也很想將它們收入博物館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關于那幾尊古希臘及希臘化時期的雕塑作品,之前我就跟你聯系過,你這家伙并沒給出答案,借此機會,咱們可以好好談談這一系列交易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你在直播中說道,對艾爾米塔什博物館中的一些藏品很感興趣,我很想聽聽,你這家伙到底看上我們博物館里的那些古董藝術品了”

          話音落下,葉天稍作沉吟這才微笑著說道

          “米哈伊爾,現在談交易為時尚早,希特le寶藏的清理工作還沒有展開呢,等清理工作完成,我還要為寶藏里的所有金銀財寶和古董藝術品估值。

          完成這些工作需要不少時間,接下來才能分配這個巨大的寶藏,我們公司和柏林天主教會各自享有這處寶藏百分之五十的權益,也就是一家一半。

          我雖然很想拿下琥珀屋,但是否能如愿,現在還不好說,說不定琥珀屋就會被柏林天主教會提前選走,那樣的話,自然就無法跟你們進行交易了。

          等這處寶藏分配完成,我們真正拿到了琥珀屋,咱們再來談這筆藝術品交易也不遲,時間有的是,琥珀屋既然已重現世間,就不會再突然消失”

          “那樣也好,我們俄羅斯人已等待了七十多年,也不在乎多等幾天,只要能將琥珀屋迎回俄羅斯就行”

          “想必你已接到克林姆林宮的電話了,剛才我們還在地下宮殿時,你們的總統也曾給我打電話過來,只是當時不便接聽,所以我沒有接那個電話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我們正在跟德國總理、以及其余相關人士進行會談,而琥珀屋跟德國和俄羅斯都有非常密切的關系,所以我提議,咱們不妨來個四方會談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第四方,是美國駐德國大使和文化參贊,我們是一家位于紐約的美國公司,美國及西方世界跟俄羅斯的關系眾所周知,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考慮。

          我們這邊先做一番會談,如果能跟德國及美國方面達成一致意見,我會聯系你們艾爾米塔什博物館和克林姆林宮,接著再進行四方視頻電話會談”

          聽到葉天這番話,電話那頭頓時沉默了下來,沒有了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很顯然,米哈伊爾要么被震撼到了、陷入了沉思;要么就是在跟克林姆林宮緊急聯系,商討對策。

          非但米哈伊爾,身處這個臨時會議室里的每一個人,同樣被葉天這番話震撼的目瞪口呆,瞪圓了雙眼看著他,滿眼的不可思議。

          斯蒂文這個家伙真是太瘋狂了、也太敢想了,這是要把美國、德國、以及俄羅斯三國拉到一張談判桌上啊!這手筆未免也太大了!

          當然,如果這場四方會談能夠達成,必定會引起不小的轟動,但這可能嗎?

          臨時會議室里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葉天,葉天則堆著一臉笑容,拿著手機在等待米哈伊爾的回復,表情非常輕松。

          也就片刻的功夫,米哈伊爾的聲音再次從手機里傳了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斯蒂文,你的提議非常不錯,對于你的顧慮,我也非常理解,但這件事我們還需要跟克林姆林宮溝通一下,晚點再給你回復,想必你也要做不少工作”

          “沒錯,米哈伊爾,等我們達成一致意見,再電話聯系你,希望結果能讓各方滿意”

          葉天微笑著說道,隨即結束了通話。

          他這邊剛剛放下手機,坐在對面的德國文化部副部長就咬牙切齒地說道

          “斯蒂文,你想得到琥珀屋、并跟俄羅斯人進行交易,這根本不可能!琥珀屋是德國的國寶,必須留在德國,你的設想很完美,但不可能實現”

          葉天看了看這位有點氣急敗壞的德國佬,又掃視了一下對面其余德國人,然后微笑著說道

          “稍安勿躁,部長先生,即便得到琥珀屋的不是我,是柏林天主教會、是你們德國人,但你們能將琥珀屋留在德國嗎?我看未必!

          眾所周知,琥珀屋是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送給俄國皇帝彼得大帝的禮物,早在1716年,琥珀屋就不屬于德國了,而是屬于俄羅斯。

          在二戰時期,琥珀屋之所以能重返德國,是納ui士兵從圣彼得堡夏宮搶來的,那是搶劫、是非正義的,而且納ui德國是侵略國。

          不管是從道義上講、還是依照二戰之后達成的相關條約,德國政府如果得到琥珀屋,勢必要將其歸還給俄羅斯,否則就是失信。

          非但德國政府,其他德國人也一樣,負有這樣的責任和義務,這也可以看做是對以往錯誤的彌補,這種情況下,你們能留下琥珀屋嗎?”

          最后這句話就像直擊靈魂的拷問,瞬間就把對面所有德國人都問傻眼了,一個個目瞪口呆地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!

          二戰時期侵略蘇聯的是納ui德國,但納ui分子也是德國人啊,納ui政權更是德國合法政府,誰也無法否認。

          順理成章,納ui分子犯下的罪行、燒殺搶掠的行徑,后來的德國人和德國政府必須得認,除非德國政府徹底不要臉了,就跟某個國家一樣!

          事實上,德國人也從來沒有否認過那段罪惡的歷史,并且在盡力彌補曾經犯下的罪行,作出了很好的表率,至少表面上如此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情況下,德國政府如果得到琥珀屋,想要留下這件無價之寶,不將其歸還給俄羅斯,根本沒有任何可能。

          跟其它小國不同,俄羅斯實力雖然下降的厲害,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即便是德國,也不敢輕易得罪這頭彪悍的北極熊。

          一時之間,現場所有德國人都陷入了兩難境地,表情精彩極了。

          而此時的葉天,已轉頭看向美國大使及文化參贊,微笑著對這兩個家伙說道

          “大使先生、參贊先生,外面眼看就要天黑了,位于圣殿宮地下深處的希特le寶藏,今天顯然是無法進行清理了,只能放到明天。

          如何度過今晚,這就涉及到一個安保問題,我打算向你們大使館借幾組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,協助我手下的伙計保護這處寶藏。

          保護這處巨大寶藏的人,還有來自梵蒂岡的瑞士衛隊成員,此外,我還聯系了雷神安保公司,讓他們派了三十名武裝安保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,那些雷神公司的武裝安保人員已經抵達圣殿宮附近,隨時都能展開行動;除了他們,我手中還有一些可以動用的力量。

          你們可以告訴那些使館安保人員,凡是參與保護希特le寶藏的伙計,事后都會收到一筆豐厚的報酬,那絕對是一個不小的驚喜”

          話音未落,這間臨時會議室就已經再次炸鍋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斯蒂文,這里是柏林,不是敘利亞、更不是血火遍地的戰場,你調集這么多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干什么?難不成想跟什么人開戰?”

          德國總理咬著后槽牙問道,眼睛里直往外噴火,恨不能直接將葉天給融化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必緊張,總理閣下,這不過是萬全之策,只要沒有人趁著夜色襲擊我們、試圖搶奪希特le寶藏,自然不會爆發戰爭。

          這里是柏林,我當然知道,對于柏林警方的能力,我也非常信任,相信他們能將所有心懷不軌的家伙都攔在警戒線之外”

          葉天微笑著說道,表情看上去特別欠揍。

          以至于現場每個德國人都想沖上去胖揍他一頓,好好出口惡氣!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