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恐怖靈異 ->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會修空調

      第947章 殺死我的人

          抬腿再落下,很簡單的一個動作,但是對現在的陳歌來說卻有些吃力,他感覺腦袋暈沉沉的,身上好像壓著很多東西,冥冥中還有一股力量想要把他往回拖拽。

          陳歌并知道黑暗中隱藏了什么東西,也不清楚自己身邊現在有沒有鬼怪,其實有時候看不見也挺好的,至少不會徒增慌亂。

          從十七樓走到十八樓,足足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。

          當陳歌成功來到十八層的時候,他差點跌倒。

          “身體有點冷,頭好暈。”

          陳歌很累,那種疲憊是源自精神上的,就仿佛繃著神經持續工作了十幾個小時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應該到頂層了。”陳歌扶著墻壁,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。

          保險起見,他彎下腰,用雙手一點一點拂過地面和墻壁,沒有放過任何角落。

          九死一生終于到了樓頂,絕對不能在最后關頭出現差錯。

          在陳歌摸索的時候,樓下忽然傳來了開門聲,寂靜的樓道里那聲音顯的很突兀。

          鐵門被緩緩推開,兩個腳步聲出現在樓道里。

          “有人在往上走?”陳歌的心一下提了起來:“開門聲傳來的位置大概在十四、十五樓,是那些鄰居追了過來?”

          腳步聲很急促,快速接近樓頂,他們就好像在逼著陳歌趕緊睜開眼睛結束任務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“聲音已經到十六樓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陳歌額頭冒汗,他后背靠著墻壁,心里也有一絲著急。

          “要不要睜開眼?理論上來說,現在已經到了頂樓,而且我也沒有摸到再繼續往上走的臺階。”

          猶豫的時候,那腳步聲已經到了十七樓,陳歌站在角落里,他面朝樓道,雙眼依舊緊閉著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樓下的腳步聲越來越快,他們出現在了十七樓和十八樓中間的拐角,也就是說他們此時已經看到了陳歌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被他們發現了,但是腳步聲并沒有停止,他們的目標應該不是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耳邊響起孩子熟悉的笑聲,很快那一前一后的兩個腳步聲從陳歌身邊經過,隨后十八層的某一扇門被打開了!

          風吹在陳歌臉上,身體上的疲憊慢慢消散,就好像原本趴在他身上的東西離開了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“結束了嗎?”

          他想要睜開眼睛,可是耳邊還能聽到腳步聲和孩子的笑聲。

          那笑聲帶給他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,他從笑聲中感受不到快樂,很空洞,對方只是在笑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摸到了打開的房門,陳歌站在門口,門的另一邊傳來了一個孩子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“叔叔,我又做了一個夢,夢見黑色的海里漂浮著一座血紅色的城,城里來來往往的人們拿著刀,他們割掉了自己的身體,埋掉了所有記憶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叔叔,記憶是因為人們才出現的,可是人們卻遺忘了它們,記憶會不會生氣?”

          “叔叔,你在聽我說話嗎?”

          那孩子的聲音就在陳歌身前,陳歌甚至產生了一種這孩子是在對自己說話的感覺,他正要開口時,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出現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在聽。”男人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,冷漠瘆人,冰涼的好像一臺機器:“記憶不會生氣,它在出現的時候,就注定會被遺忘,這就是記憶的結局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注定會被遺忘?”

          “恩,就像你一樣。”男人說完后,孩子又笑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為什么那么喜歡笑?”男人聲音中帶著一絲厭煩。

          “因為開心啊,我爸說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噩夢,那些恐怖糟糕的東西都是夢,醒來后就會不見,難道這不應該開心嗎?”孩子的聲音天真無邪。

          “噩夢?”男人的語氣變得更加冰冷:“如果有一天,你發現那些并不是噩夢,你夢到的那些全都是真的,你還能笑得出來嗎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或許可以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那如果你發現有一天自己被遺忘在了那座血紅色的城市里,再也回不來了,你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嗎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肯定不會再露出笑容,你會瘋狂的詛咒,就像那些被主人丟棄的記憶一樣,被負面情緒包裹,在那座片黑色的海洋里越陷越深。”男人的聲音中漸漸出現了一絲興奮,他冰冷的語氣下隱藏著一個有些扭曲的靈魂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,不會的。”孩子稚嫩的聲音中包含著和他年齡不相符的成熟,他似乎是認真思考了很久才繼續說道: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遺忘在噩夢中,我會在那片黑色的海洋上畫一扇扇窗,在血紅色的城里推開一扇扇門,我會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,看見光。”

          男孩最后一個字說完,陳歌忽然覺得這句話非常熟悉,就好像這句話是他曾經說過的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眼皮跳動,陳歌不自覺的往前走了一步,他出自本能的想要抓住那個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“有光就一定有暗,你想讓暗看到光,那光就會變暗。”男人似乎是抓住了小孩。

          “放開我!”

          “該放開的人是你,不要再回來了!”

          “放手!救命!救命!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終歸會被遺忘,所以安心的,去死吧!”

          在男人說出去死的時候,陳歌渾身冰冷,有一個聲音在他的心底叫喊。

          “救命!”

          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,陳歌看見大樓邊緣,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,將年幼的自己從樓頂推下!

          他拼命沖向大樓邊緣,可當他把手伸過去時,一切都消失不見了。

          全身的力氣在瞬間用盡,陳歌癱坐在大樓邊緣,衣服已經被冷汗浸濕。

          “在隧道做那個噩夢級別任務時,我也看到年幼的自己被殺死,這是第二次了。兇手背影幾乎一致,應該是同一個人,他穿著醫生的制服,可能就是從新海過來的那位醫生,可他為什么要殺我?他們之間的對話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    頭痛欲裂,閉了那么長時間的眼,陳歌現在還有點不適應。

          他蜷縮在墻邊,揉動雙眼,等視線恢復正常后,他扭頭看向身側,想要把白貓抱下來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頭剛轉到一半,他的身體就僵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兩條枯瘦的手臂搭在臉前,那鮮紅如血的外衣差點碰到了陳歌的鼻尖。

          有一位紅衣扒著陳歌的肩膀,趴在他后背上!

          “江源小區里那扇推開了一半的門是你留下的吧?”一個小孩的聲音從陳歌背后傳出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記得了。”陳歌直到這時候,才看到肩膀上快要嚇哭的白貓,這貓一動不敢動,不知道的人估計還以為是個標本。

          白貓一直都在,但是卻沒有給自己提醒,說明那個紅衣很可能從自己閉上眼開始就已經出現了。

          白貓趴在左肩,他或許就趴在右肩?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