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歷史軍事 -> 特種歲月 嚴七官

      第1020章 未婚妻來了

          莊嚴的集訓隊回到偵察營駐地那天,姜錦霖親自抽空跑了一趟。

          要說,這次莊嚴的功勞是在很大。

          在全軍的特種部隊集訓里拿到第二。

          這在4師歷史上從沒有過。

          從前別說拿第二,就連參加的機會都沒有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有機會參加,也沒那個臉去參加。

          這次不一樣了。

          信心有時候就是這樣樹立起來的。

          何況這次還省下了一大筆經費。

          這可是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。

          別說軍人不講錢,可是不得不承認,部隊就是需要軍費。

          有了經費,就能用在許多更迫切需要經費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姜錦霖到偵察營的那天,全營官兵集中開了個會。

          名義上是慶功會。

          既然是慶功會,少不了就要頒獎。

          姜錦霖宣布,這次參加集訓的4個兵全部記三等功一次,莊嚴保送集團軍,擬立二等功。

          有頒獎,當然也免不了要發言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發言的意義在于如何樹立典型,如何激勵士氣。

          目前4師是轉型時期,所以需要典型,也需要激勵士氣。

          給大家一個榜樣,最簡單的就是把一個典型推選出來,然后指著他說瞧,你們就這么干!

          輪到刁珂發言的時候,在臺上說著說著,這小子忽然就哭得稀里嘩啦了。

          一邊流淚一邊說,下面的莊嚴聽得瞠目結舌。

          原來,自己堅持讓刁珂去參加三角翼集訓的事,早已經傳到了刁珂的耳朵里。

          刁珂一向在1連里是沒什么存在感的士兵,反正訓練不算出色,人也沒打算留在部隊干下去,早就做好了退伍拍拍屁股走人回家找工作的打算。

          莊嚴那天堅持讓刁珂去,而不是考慮刁珂是不是要退伍就取消他的集訓資格,而是看能力,誰行誰上。

          這讓刁珂徹底感動了。

          女為悅己者容,士為知己者死。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我早知道連里本來不同意讓我去集訓,因為知道我不打算留在部隊里干,我不怨部隊,是我自己的原因,反正我自己也不是個有用的人,在連里可有可無……但是副連長卻讓我感覺我自己是個有用的人,讓我明白了,只要我自己努力,哪怕是特種部隊的老特們,我也可以和他們一戰!在這里,謝謝副連長!如果你愿意讓我留下,我一定留下當一個好骨干,為連里繼續做貢獻!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刁珂轉向臺下莊嚴所在的方向,端端正正敬了個軍禮,讓莊嚴一愣一愣,不知道作何反應才好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堅持讓刁珂去參加集訓,只不過純粹出于公心。

          刁珂在動力三角翼飛行上的成績是連里最好的,既然好,當然就要人盡其才。

          這次在集訓考核里,刁珂也沒有讓莊嚴失望。

          他的理論考試是全隊第一,為4師的綜合成績拉升了不少分數。

          刁珂的話,讓莊嚴心里涌起一股兒暖流。

          辛苦是值得的。

          至少,這就是回報。

          沒有比你的士兵給你的信任更為珍貴的。

          在動力三角翼集訓之后,十架新式的國產三角翼在一個月后配發到了連隊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偵察營現在如虎添翼,師里重視,裝備到位,訓練有素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年底的全軍區偵察兵比武上。

          4師從前沒有在這方面拿過什么容易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從前是乙類部隊,算是半訓,人員都沒滿編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參加的偵察兵比武,都是陪太子讀書,去那里當布景板的多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次,改編兩棲師,跳檔甲類不說,人員到位,經費到位,裝備到位,大家都摩拳擦掌,打算一展身手。

          一瞬則百順。

          那段時間,莊嚴的工作沒有遇到任何困難。

          他在偵察營的威望極高,唐文凱幾乎放手讓他去抓訓練,雖然只是個代理副連長,可是其他連的正連長都不敢小瞧他一分,幾個連經常一起進行各種協同配合訓練,進行磨合,準備年底的比武和明年的演習。

          林清影也結束了在京城的工作交接,完成了對臨海市的項目考察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,這個丫頭選擇在一個島上包下了一大片海灘,打算去從事什么海產養殖業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這是,大舅子林建軍親自配妹妹來了一趟臨海,要見見莊嚴。

          盡管莊嚴很忙,唐文凱還是二話不說,批了他三天假期,讓他好好陪陪自己的未婚妻和未來大舅子。

          畢竟,唐文凱是個人情通達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莊嚴的未婚妻林清影在臨海能扎下根來,意味著莊嚴也會安下心來在4師里干事業。

          沒有穩定的家庭,再好的干部也會悲劇化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什么都別說了。”唐文凱看了一眼莊嚴的請假條,人立即翻了翻白眼,一臉的不滿:“一天怎么夠?莊嚴,工作歸工作,家庭也要顧及,咱們不能說非得要犧牲家庭才保家衛國不是?我給你三天假,不夠你回來續。還有,跟弟妹說,我唐文凱要親自請他吃飯,來我們連隊,我讓炊事班做好吃的!”

          唐文凱如此大度,莊嚴倒不好意思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營長,現在訓練那么緊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緊什么緊?再緊差這幾天?我跟你說,別以為你很重要,地球缺了誰都轉。何況了,最近你都帶出了一堆骨干,他們自己可以趁你不在的這幾天消化消化你之前教下來的科目。“

          唐文凱拍著胸脯道:“至于營里的訓練組織,不是還有我嗎?”

          一邊說,一邊將莊嚴推出了營部。

          剛出營部,莊嚴手機在褲兜里就響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公,我在機場了。”林清影說:“你請好假沒有,我大概三小時后到你那里。”

          莊嚴說:“請好假了,三天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行,這三天你陪我和我哥哥好好走走,順道去南灣島上看看項目的場地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們生意上的東西……我還是不接觸了吧……”莊嚴不想摻和這些事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是這么大的投資項目,怕是當地也有官員參與。

          莊嚴最煩和這種人打交道。

          當兵的都不喜歡地方體制內的那套,上次在老家的時候,莊嚴就深有體會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不行。”林清影似乎壓低了聲音:“是我哥哥主動要求見你,你不給他面子,他肯定又得惱火,我哥臉皮薄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行吧。”莊嚴聽說是未來大舅子林建軍那邊提出要見自己,可不能讓他小看了。

          上刀山下火海都敢,不敢去見他林建軍?

          不過,莊嚴不知道的是,這一次見面,他會有一個意外的收獲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