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歷史軍事 -> 崇禎竊聽系統 叫天

      797 計劃

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崇禎皇帝卻離開了地圖,背靠著椅子背,看著皇后和兩個貴妃說道:“朕準備把朕的兒子封到這幾個地方去。朕不希望朕的兒子被圈禁在王府里,一如成祖所規定的那樣。只要他們去這兩個地方就藩,朕就給他們太祖當年所給得權力。”

          成祖是圈禁宗藩,防止宗藩和他自己一樣能造反奪位;而太祖當年的想法,就是讓兄弟幫忙,有兵有權能鎮守四方。

          聽到這話,周皇后和田貴妃等人看看,不由得是驚喜交加。

          她們一邊是贊同自己的兒子不用被圈禁的做法,能如太祖當年所允許那樣的話,就是一個真正的王爺了。可是,另外一邊,知道兒子要封到這么遠的地方去,以后很可能再也看不到,作為當娘的,她們心里也有點舍不得。  

          另外一點,周皇后的心情還有點不一樣。她的大兒子是太子,將來繼承大明帝國。如果有兄弟掌握實權的話,那將來有一天會不會演變為成祖那種兄弟相殘的事情發生?這也是她非常不樂意看到的!

          田貴妃自然不會有她這種擔憂,一門心思為自己兒子考慮,便擔心地問道:“如陛下所說,這些地方應該還都是蠻荒之地,要是孩兒去這個地方,那不是會吃很多苦,萬一……萬一有個什么事情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崇禎皇帝知道她是想表達什么,便微笑著伸手示意,阻止她說下去,然后他才繼續說道:“這些地方,朕會派兵去打下來的,至于那邊的人口,則需要他自己想辦法。只要不觸犯大明律法,什么辦法都可以。以大明過去的人口為他的左右手,再統治當地的土著,改造他們,將來如何,就看他自己的努力。”

          如果分封過去了,作為一國之主,還是有一些本錢可以用的。國策怎么樣,國主自己說了算,可以出優惠之策來吸引人,還可以分封官職來吸引人,等等,終歸有在大明本土不如意的,或者想出去闖蕩的,就會去宗藩國的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田貴妃還是有點擔心,或者是兒行千里母擔憂吧,雖然還沒有這樣的事情,作為母親,已經擔憂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陛下,萬一像西班牙什么夷人覬覦宗藩國,派兵攻打的話,大明這么遠,都遠水難解近渴,這可如何是好?宗藩國一切草創,可不一定打得過他們啊!”田貴妃又找到了一個該擔憂的點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崇禎皇帝聽了一笑道:“行吧,朕把所設想的都說完,免得你們擔心個不停,搞得好像朕就不是他們父皇一樣了!”

          聽到這話,田貴妃有點難為情地笑了笑。周皇后和袁貴妃也認真地聽著,并沒有插嘴。

          崇禎皇帝的左手敲著椅子的扶手,一邊慢慢地說道:“此策名曰封建,朕打算把朕得兒子先封出去。開國之初,朕派兵給打下一個基本的地盤,隨后藩國能有多大,就看各藩王的能力。沒能力就管少點,能力大的就多管一點,就是這個意思。和國內宗藩不同的是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頓了頓之后,他才繼續說道:“國內宗藩要執行成祖之策,且要降爵繼承。而分封國外,則如宗藩國一樣待遇,王位繼承要大明皇帝的旨意才行,但王位并不會降爵剝奪,且宗藩國王有軍政實權,大明皇帝并不會插手內政。宗藩國的防務,可以由大明派軍隊鎮守。這里要說明一點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看到面前這三位聽眾都很關心的樣子,崇禎皇帝便略微有點嚴肅地說道:“駐守藩國的大明軍隊,只抵御外敵,且只聽大明皇帝的旨意。至于宗藩國內,朕剛才已經說過,并不插手。駐守藩國的軍費,前期可以由大明自己出,但是,在宗藩建國二十年后,就要宗藩國來出了。駐守軍隊的數量,就看宗藩國的大小而定。原則上,不超過十萬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最后,崇禎皇帝的臉上又有了一絲微笑道:“這個國策,從朕的兒子開始,其實也是給朕的兒子一個選擇,他們可以最先挑選國外就藩的地方。等到后來,朕敢保證,絕對會有藩王不想降爵,也不想被圈禁,也會想著出去,到時候,不管是選地方,還是從國內拉人,都不會最初那樣自由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完之后,崇禎皇帝就不說了,只是看著自己的三個女人。

          說實話,他的這番話,信息量實在太大,又事關兒子的前程,這讓三個女人,特別是周皇后和田貴妃非常在意,仔細地回顧皇帝的這番話。

          崇禎皇帝就只是看著她們,心中想著,應該是皇后會最先回過神來接受這個做法。畢竟自己的這個國策,最根本的其實還是維護大明的江山社稷穩固。而皇后的兒子中,可是有一個太子的。雖然這個太子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當上皇帝,但至少是大明未來的皇帝不是!

          然而,崇禎皇帝想錯了。

          在過了一會之后,卻見田貴妃抬起頭來,目光中透著堅毅之色,對崇禎皇帝說道:“陛下,妾身想著這法子不錯,就讓慈炤去吧!”

          “哦?”崇禎皇帝聽到,有點意外,這當母親的也舍得?

          不過他才哦了一下,就見田貴妃好像有點猶豫,不過最終還是說道:“陛下,妾身想著……想著跟慈炤一起就藩,這樣也能幫幫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后來,聲音就有點小了。邊上的周皇后聽到,不由得秀眉一皺,有點不悅地說道:“妹妹可是貴妃,豈能隨兒子就藩,這可是大明朝所沒有過的事情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后宮的事情,她是皇后,歸她掌管,現在田貴妃出幺蛾子,萬一皇帝不高興,那是連她也會怪罪的。

          田貴妃一聽,反而語氣堅定了一點,反駁道:“慈炤去蠻荒之地開國,肯定有諸多困境。妹妹我就這么一個兒子,如何能睡得著呢?再說了,分封海外就藩,這也是大明朝從未有過的事情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事實上,她們兩人爭辯沒什么用,歸根到底還是要看皇帝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崇禎皇帝已經回過神來了。田貴妃是琴棋書畫,禮樂騎射都會的。而且她就這么一個兒子,最為寶貝的。想著兒子要去蠻荒之地艱苦創業,當然是不舍得了。

          話說回來,皇帝有沒有愛情?或許有,比如大明孝宗皇帝。但對絕大部分皇帝來說,所謂生死不渝的愛情,還真沒有,因為女人對他們來說,來得太輕松了。

          而對崇禎皇帝來說,雖然他的靈魂來自后世,可也同樣的,在這個時代,女人,他多得是。雖然說后宮佳麗三千有點夸張,但確實有不少。他的心思更多的是撲在中興大明,稱霸全球這個目標上,因此,不存在他一個貴妃想去幫兒子,他就因為要見不到貴妃而傷心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的崇禎皇帝,卻是有點佩服田貴妃的勇氣。因為一般來說,她敢提出這樣的事情,那不管最終怎么樣,她很可能會失去皇帝歡心的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最終,崇禎皇帝并沒有表明他的態度,既沒有生氣也沒有同意,只是表情沒什么變化地對田貴妃說道:“雛鷹大了,總是想著自己飛。你想著去幫,可慈炤卻不一定會想著要被人管著。此事,回頭再說吧!”

          聽到這話,仔細想想,還真有可能。都沒有小時候乖,讓他干什么就干什么,年紀越大,就算是王子,也多有叛逆。這一點,田貴妃其實是有感覺到的。

          周皇后見此,連忙扯開話題,不想繼續,就對崇禎皇帝問道:“陛下,那這國策會在什么時候宣布呢?”

          崇禎皇帝一聽,微笑著說道:“快了,朕在等一個人,等那人到了,看他表演之后,朕就會宣布這項國策。”

          袁貴妃一直沉默不語,聽到這里,終于忍不住問了下,或者也是想岔開話題,問崇禎皇帝道:“陛下,是個戲子么?是要表演什么戲曲不成?”

    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崇禎皇帝一聽,不由得被她逗笑了,當即搖頭回答道:“不是,我們大明兄弟之邦的全權代表,等他們送上好處之后,朕就會宣布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三個女人很明智地沒有繼續追問,因為再問,就是涉及朝政的事情了。

          她們不說,崇禎皇帝卻提醒他們道:“今日的這番話,你們不可以外傳,但是可以對慈炤、慈炯說說,讓他們現在就開始準備,看到有什么人才的,都可以招攬,但要注意,別大張旗鼓的,明白么?”

          三個女人聽了,連忙答應一聲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    接下來的日子,崇禎皇帝還是親自抓著內政,主要是道路建設這塊。鐵路的修筑,得以飛速發展。而天山那邊,洪承疇也不是個庸人,先示敵以弱,把幾個國家的兵力吸引進了天山這邊之后,一舉擊潰,抓到了至少五萬青壯。

          崇禎二十三年八月,就押解了這些人前往哈密和輪臺之間修筑鐵路。另外,洪承疇還出兵前去掃蕩這幾個國家的國內,趁機滅了他們,順便再抓一些勞力。因為他知道,只有鐵路修到天山,有關內可以依托,他的實力才會更強大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