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科幻小說 ->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帶

      第二十八章 和尚不老實

          靜靜看著書生對珠子又吹又拍,半晌后,法海才道:

          “善哉,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奇妙之物。滑不留手,虛空懸浮,風吹不動。剛才我運用法力,也抓不起來……小僧看這顆神珠,十有八九是真的了。玉仙子,你覺得呢?”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也松了一口氣,道:

          “傳聞神珠至堅至硬,最奇妙之處在于,諸法均不能施加于其上,可謂萬法不破。這樣的話,又怎么驗證?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回答道:

          “堅硬好辦,用錘砸,用斧劈,即可辨別真假……只是世間的法術萬千,我們可沒有時間一一驗證。諸法之中,以雷霆最霸道,以咒語最高妙。小僧聽聞,這件寶物連雷電也無法損傷,想以雷霆之法試一試。倘若把它劈壞了,證明不是真正的神息,玉仙子請勿怪罪。”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謹慎地調整了姿勢,聲音微凜,反問道:“你會五雷正法?”

          顯然在方才激烈的戰斗中,對方并未施展雷法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搖搖頭,苦笑道:

          “雷霆之法繁多,其中以神霄派天乙門的五雷正法最強大。小僧的雷法卻入不得流,以免貽笑大方。寺廟早起夜寢,誦經之前要扣法鼓,吹法螺,執法劍,建法幢,震法雷,曜法電,澍法雨,演法施。貧僧馬馬虎虎能夠震響法雷,頂多劈碎磚石而已。”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并不放松警惕,冷冷道:

          “行,你試試。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又說道:“貧僧的雷法威力極弱,需要靠近一些才可以施展。”

          言畢,迅速踏上前三步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厲聲叱道:

          “退后。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像火燙一般停下了,身軀微側,神情悵惘地望向珠子,苦笑道:

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,玉仙子何必如此謹慎……你我交手多時,非常清楚小僧的功力稍遜。若去搶奪神珠,必然無法躲避撲擊。出家人不打誑語,小僧先前就試過了。用法力根本攝不動這顆珠子,無須擔心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懶得理會對方啰里啰嗦的解釋,一揚右手,指尖瞬間冒出五道金光,再次叱道:“退后!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無奈地連退三步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揚起的手臂卻不放下,纖纖玉指輪動,如花瓣舒展,指尖金光閃爍。

          取出神珠后,老老實實站在大坑隆起的邊沿,信天游被兩位真人直接無視。有趣地左瞧瞧右看看,總感覺和尚不老實,要搞事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越放低身段,拖拖拉拉,就越有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別看這貨言語誠懇,但語速快,眼珠靈動,說明心思并不像表面那么憨厚。他剛才前進三步,側轉身子,被喝叱后再退回去,人就沒呆原地了。

          到底想干什么?

          論理,珠子對法力免疫,攝不走。

          可還是有辦法抓取的……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猛地想到了一種可能,略一推敲后,自我解嘲地笑笑。

          他能夠想到的,玉瓊花肯定也有防備。

          仙女姐姐來去如電,攻擊凌厲,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與玉瓊花達成了協議后,要信天游一退再退,避免被雷電擊傷,正好卡在他與珠子的中間。

          隨后目測量了一陣距離與位置,向右斜跨半步,膝蓋微彎蹲成一個半站樁馬步。煞有介事地探掌比劃,口里嘰嘰呱呱,默運功力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瞟了一眼信天游,便不再理會。只顧盯緊“神珠”,眼角余光則警惕地瞄著和尚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無所事事,望一望仙女姐姐,瞅一瞅寶貝神珠。最后把注意力落在了法海身上,總感覺他在跳大神,搞名堂。

          沒等想明白,晴空一聲霹靂,硿!

          可接下來,現場卻毫無動靜。

          咦,說好的閃電在哪里?

          定睛再一看,差點把信天游的鼻子氣歪。

          哪里是打雷,聲響分明從和尚的嘴巴里喊叫出來,這貨好大的嗓門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充耳不聞,神情不變,目光飛快在和尚與神珠之間切換。

          硿,硿,硿……

          連吼三聲后,法海左爪虛抓,右爪虛提,厲嘯道:

          “控鶴擒龍!”

          噫,控鶴擒龍不是武道的凌空攝物么?信天游念頭才生,身軀便被一股無形大力提向空中,珠子“嗖”地飛走。

          法術確實攝不動贗息,但它畢竟是有形之物,從坑底浮出后無遮無擋。以強大的氣場包裹,完全可以抓走。

          只是這個法子頗耗真氣,太笨,太慢。

          武道中人習以為常,修士卻不屑為之。誰打馬如飛,還肯靠兩條腿翻山越嶺?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擔心的,果然成真。

          但玉海花也不是吃素的,和尚瞞天過海,她釜底抽薪。

          伊人冷哼,右手一揚。五道金光飛出,迅如閃電,后發先至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將來不及抓走珠子,先被金光洞穿。

          鬼使神差一幕出現了……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被和尚用氣場提起來懸空,無巧不巧擋在金光前。危險的感覺瞬間提升到極致,雙手亂舞,像是嚇傻了。

          電光石火間,哪有余暇思考。他準備硬擊,生生截斷這五道凌厲的金光。

          不承想玉瓊花的手指微往下壓,縱身撲出。

          五道金光猛地一沉,從書生的腳下掠過,但準頭已失。

          嗖……

          尖利至極的嘯鳴此刻才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站立高處,法海呆在低處。等她撲到中間時,書生的身軀下降,剛巧又把前進路線封死,視線擋住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的計算非常精確,在瞞天過海后,還隱藏著聲東擊西。竟然將信天游變成了一面移動盾牌,恰巧兩次封死對方的進攻線路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將書生一撥一提,見到五道金光擦著和尚的鞋底射過。

          這貨一把抓住“神珠”,急拐連縱數下后,彈跳飛入了山崖中段的一個巖洞。

          錚……

          五道金光扎在了洞側石壁,露出五個深深的黑窟窿。

          兔起鶻落,時間僅僅兩息。

          錦帕祭出了,玉瓊花凌空站立于洞口外,五指一曲。

          錚……

          五道金光從石壁鉆出,原來是五枚黃金指套。

          她并沒有返身找信天游的麻煩,也沒有怨天尤人。默默思索了一陣后,錦云升起,繞山盤旋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棍猝不及防,被法海當成了純天然肉盾。怒不可遏,又佩服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不是玉瓊花疏忽,而是和尚太厲害了!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