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科幻小說 -> 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帶

      第三十章 我操你大爺的

          那顆從虛空里蹦出的珠子,絕對不屬于當下世界,信天游是一定要拿到手的。

          但法海在激戰之后,雖然真氣與法力大損,依舊保留了一戰之力。而且瞅戰斗的過程,這廝貼身近戰的能力非常強大,必須謹慎。

          他臉上卻裝出根本不相信的神色,朝發聲方向走出兩步,仰天打了一個干巴巴哈哈,問道

          “說得這么好聽,那你搶走了神珠,想干什么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昂然道

          “阿彌托福小僧想為天下消災。”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目瞪口呆。

          靠,第一次見到把搶東西說得這么清新脫俗,大義凜然

          他望見穹頂冒出的一根鐘乳石尖上,一顆拇指大的水滴悄然形成,腦海閃電般擬定了行動計劃。

          “哦原來和尚殺人,是慈悲為懷,失禮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見他譏誚,目中厲芒一閃,緩緩道

          “那幾個仙師心懷貪念,身具殺氣,當然該死。只要踏進入了這個小島,就抱定了殺人心思。你不殺他,他便殺你。施主嘴里講失禮,口舌卻浮夸。目光兇狠,右手始終抓住一塊石頭“

          “你,你,你看得見我”

          聽了這番話,書生臉上的表情跟見了鬼似的。

          右手“哐當”把石頭朝地面一砸,見對方沒聲音了,又悄悄用腳尖在地面劃拉。把剛才丟下的石頭重新撥回,慢慢蹲下抓起,側轉身子遮擋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冷眼旁觀這些可笑動作,懶得戳穿,道

          “請施主轉告玉仙子,繼續在外面蹲守,她處境堪憂。小僧從洞里的暗河潛出,天知道從哪兒冒頭如果她御空飛行搜尋,將會被其他修士覺察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行呀,我去跟她說“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抓起石頭,躡手躡腳朝前逼去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悄無聲息地移動位置,見對方不動了,便也停止,恰好站在了鐘乳石尖下。

          一顆拇指般大的水珠,搖搖欲墜

          為掩飾水滴的破空聲,信天游猛地舉起石頭,吼道

          “和尚,交出珠子“

          法海搖頭道“不能給,給你是害你”

          “給不給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給”

          這時,冰涼的水珠落在了脖子上,法海一個激靈。就在這精神渙散又重新凝聚的一瞬間,他的瞳孔陡然睜大,露出了驚恐。

          一團漆黑里,他視物不如信天游清晰,只能瞧出一個大概。見到對方奮臂一揚,手中的石塊詭異消失了。

          竟然捕捉不到絲毫軌跡,傾聽不到一丁點兒風聲。

          但警兆忽生,寒毛直豎。

          手掌本能地豎起,往胸前一擋,根本來不及激發法力了。

          啪

          石塊碎裂,細小的石子如利箭一般向四方激射。

          堪堪拳頭大小的石塊,平日里頂多打打鳥雀,打打兔子和蛇鼠。被賦予無與倫比的速度后,威能之強,令人咋舌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的手掌瞬間變形,手臂彎曲,被擊打得整個身軀平移后退,咔嚓撞斷了一根鐘乳石柱。

          不等他站穩后反擊,雨點一般的拳頭落下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,和尚可不是吃素的

          伴隨一陣急促梵唱,通體煥發出金色光芒,在身外形成一片黃燦燦光幕,好像一口大鐘罩下。

          金鐘罩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心里約一閃念,拳頭卻毫不停歇。

          打蛇打七寸。

          趁你病,要你命。

          每一拳擊下,光幕便散發出一圈圈漣漪,把力量化解。雖然打不中和尚軀體,那口“大鐘”的光芒卻黯淡了一絲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垂首合十,寶相莊嚴。

          梵唱越來越高亢,仿佛苦海泅渡,昂揚不屈。

          金鐘古樸厚重,符文流轉,隱約有梵音和鳴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才不管呢。

          拳如疾雷破山,天風海雨,萬箭齊發,那叫一個歡。

          數息之內,“金鐘”挨了好幾百拳,光芒以肉眼可辨的幅度減弱。

          十幾息之后,伴隨“啵”一聲輕響,“金鐘”徹底碎裂,潰散。

          法海搖搖晃晃,“哇”地一口鮮血噴出。

          一身高妙的法術沒機會施展,居然被一個凡人像打鐵一般,硬生生打熄火了。

          憋屈,恥辱

          傾盡三江水,難洗今日羞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麻溜地跳到一旁,抱起雙臂笑嘻嘻瞧著。

          經過自己一通暴捶,禿驢殘余的法力蕩然無存,不足為慮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,你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咬牙切齒往前踏出半步,一個踉蹌差點摔倒。趕緊扶住身旁斷裂的石筍,破口大罵

          “我操你大爺的”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樂壞了,得意洋洋地反唇相譏“怎么樣,你大爺就是你大爺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怒吼道“放你狗娘養的春秋大屁,你這廝偷襲”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聳聳肩,笑嘻嘻道

          “輸了就是輸了,難道我打你之前,還要通知一下你這貨裝模作樣,殺盜淫妄吃喝賭樣樣俱全。登島殺人,搶奪神珠。手腳不干不凈,專門往玉仙子身上湊,只想揩點油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悲憤地嚷道

          “我那是拳腳,不是手腳”

          “和尚,拳腳難道不是手腳還裝模作樣指天發誓呢,呸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發誓賭輸了,不再糾纏。可沒說在賭之前,不能搶奪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還是假借發誓掩蓋搶奪的心思,算不算破了妄戒佛門戒律被你破壞得一干二凈,還有臉剃光頭”

          等信天游的義正詞嚴告一段落,稍微恢復了精氣神的苦頭陀冷冷道

          “你是誰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是你大爺靠,你大爺的,敢暗中施法陰你大爺”

          少年正搖頭晃腦,突然感覺身體一緊,像套進了一副沉重的鎧甲。冷笑著運勁掙脫,一閃撲至和尚身前,又是好一通拳打腳踢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子叫你裝高僧,老子叫你拿老子當肉盾”

          法海好不容易凝聚的一絲法力徹底熄滅,氣喘吁吁,連站都站不穩了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從和尚懷里掏出神珠收入西珠盒子,將他攔腰往胳膊彎里一挾,大搖大擺向外走。

          玉瓊花只等了一炷香工夫,就見到書生挾著法海從巖洞里鉆出,縱身跳下高高的山崖,不由得妙目圓睜。

          這也太輕松,太快了吧

          嗵

          一聲悶響,草葉碎石亂濺,塵土飛揚。

          信天游像丟一捆爛稻草般把和尚一拋,笑嘻嘻向玉瓊花招手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