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武俠修真 -> 明尊 辰一十一

      第二十五章八方雷動,電音如來

          錢晨洞察氣機,辨認了許久,發現這兩個魔頭無比的狡詐,它們放出了魔氣污染了旁邊的幾顆靈丹,令其也帶有一絲隱晦的魔氣。復而又勾動那靈丹的靈光躁動,如同勾引人族生出貪癡嗔三毒一般,引動了靈丹吞噬靈機的本能,讓它們相互廝殺吞噬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不得不利用自己對魔性的了解,對著八景丹爐斬出一刀。

          那道心之刀直指靈丹靈性的本質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,錢晨才摸到一個魔頭隱藏無比深邃的魔性,以那道凌厲無比的刀意,將其斬殺。

          那枚被魔頭奪舍的靈丹,居然是快要被其他幾枚靈丹分食,岌岌可危的那一顆,錢晨不知道它是故意算計,還是被另一個魔頭陷害了。

          畢竟魔道唯一,兩個魔頭之中,也只有一個能奪得靈丹的所有造化,化為雷魔。

          但最后一枚被魔頭奪舍的靈丹,錢晨死活找不出來,那魔頭或許借助了雷丹精氣洗練了魔氣,將魔性藏在最深處,又或者不敵其他靈丹,反而被干掉了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覺得以魔頭之狡詐,還是前者更有可能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靈丹相互吞噬,已經只剩下了五枚,就在錢晨心念一點一點的洗練過靈丹的這一瞬間,又有一枚靈丹淪陷……此時,只剩下四枚靈丹,留給錢晨的機會已經不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畢竟隔著丹爐,又在這無窮雷機的干擾之下,錢晨的靈覺削弱嚴重。

          就在魔頭將要得逞之際,錢晨突然露出一絲極為冷酷的笑容,他冷笑道:“只有你天魔能奪丹,我就不能奪了嗎?”

          此時錢晨赫然降下一點心神,依著無上天魔降臨的法門,降入丹爐之中,奪舍了一枚靈丹。

          恰好不巧,他所奪的靈丹并非天魔所依附的那顆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道心魔性奪舍爐中一枚靈丹,化為錢晨的摸樣,揮劍將旁邊的一枚靈丹斬殺,張口吞噬,這時候,最后剩下的兩枚靈丹中的一枚,才化為天魔的摸樣,看著錢晨極為震驚道:“這是什么鬼套路?人間的修士已經這般瘋狂了嗎?”

          但那天魔又露出一絲猙獰,道:“人間修士啊!你這方法確實不錯,但與魔頭比天魔奪道,非但你靈丹保不住,就連這一絲神念,也要化為我的資糧。而且你若是奪丹失敗,未來我就是你的魔劫,成道無望了!哈哈!”

          但錢晨并不和他多費口舌,只憑著自己的魔道造詣,與魔頭爭奪起了相互的根基造化。

          不一會,丹爐中就傳來魔頭驚駭之極,驚恐莫名的哀嚎,錢晨化身的那枚靈丹奪去這一枚的造化,終于丹成。只要再吞噬旁邊最后一枚靈丹,便可奪盡這一爐造化。成就一顆內景雷丹中的萬古丹王!

          甄道人所說的萬古丹王,居然在這般劫數之中,將要現世。

          看著最后一枚已經孕育了靈識,正在瑟瑟發抖的靈丹,錢晨只要將其吞噬便可徹底圓滿,化為萬古丹王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,丹爐外錢晨卻嘆息了!

          “終究是魔性深厚啊!此丹若是其他丹法,煉成萬古丹王也無不可,但這枚靈丹只是一轉,若是一轉靈丹便得如此圓滿,那第二轉,第三轉的難度,要提升到何等程度?”

          只怕最后第三轉靈丹不是丹成一品,而是丹成超品,相當于走上金丹大道,要九轉證道道君的可怕程度。

          那般難度的金丹大道,已經并非錢晨所能駕驅。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,此丹需要留一線生機,不得圓滿!”錢晨斬斷了魔性的誘惑,再次自斬,心神從那一枚元丹之中退出,不留一絲魔性。

          他若真吞了此丹,力求圓滿,那最后三轉煉成的,或許將會是天魔舍利了!

          想一想最后天魔舍利也來一回天魔奪丹,丹成三轉,甚至被魔性推到四轉,太上天魔重新降世,錢晨當真是哭都哭不出來!

          最后一枚靈丹微微顫動,對著錢晨點了三點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放開丹爐的鎮壓,任由它化為靈光遁去……

          內景雷丹并未化為萬古丹王,孕育的雷機從整個元磁地竅,縮小到數百里方圓。

          丹成外景化雷為海!

          雷霆化為雷海,朝著錢晨傾瀉而下,磁峰方圓數十里被蜂擁而來的雷霆匯聚成液態,如同海洋一般,掀起無邊的雷水,朝著錢晨磁峰砸下來,那磁峰受雷水的淬煉,越發通靈。錢晨盤坐在峰頂,天羅傘垂落靈光護住自身,太上八景爐鎮壓雷海。

          開始不斷借著雷水淬煉丹爐的禁制,錢晨以雷海為磨練,開始借著雷水洗練天羅傘、八景爐和大圣雷音琴,借著這難得一遇的機會,增強其禁制的威力。

          同時也在借助這三件法器,反過來鎮壓雷海。

          就在那濤濤雷水,不斷淬煉三件法器之時雷霆如浪,拍擊這巍然不動的太上八景爐;雷霆如水,從大圣雷音琴的琴面上滑落;雷霆如雨,淅淅瀝瀝滴落在天羅傘上。

          太上八景爐吞噬著這無邊雷水,無數雷霆精氣,無數元氣滾滾而來,被納入爐中。

          以氣為藥,以丹為基,開始第二轉的煉制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將以陰陽二氣為基,以元氣之丹的道理,將這無邊雷海,煉成一顆強橫無匹的元氣雷丹……

          先前那道被錢晨放走的靈丹化光逃出了數百里,感應著元磁地竅之中,幾處適合孕育之地而去,顧師兄循著兩儀元磁之氣,來到了一處元磁漩渦之外,這一口漩渦如海眼一般,由元磁之氣匯集而成,金色的元磁真煞就像龍卷風一般,圍繞著一個中心不斷轉動。

          里面孕育著強橫的雷光,而且并非金銀青紫,只是道道純黑的雷芒!

          陰極元磁神雷!

          顧師兄眼睛一亮,終于尋到了機緣的所在……這時候遠方一點靈光飛遁而來,看到那點雷光的第一眼,顧師兄心中就恍然明悟這并非陰極元磁神雷的機緣,卻是他煉成另一種神霄真傳乾元神雷的機緣。

          陰極元磁神雷,只是兩儀元磁神雷的一部分,得之只能丹成二品。

          但乾元神雷若是煉成,便能丹成一品,煉成神宵派三十六種一品元丹中的乾元神雷丹。

          孰輕孰重,不問自知……

          顧師兄身上涌起巨大的雷光,那雷光化為囚籠,腰間這天地封鎖,沖著那靈光所來的方向,落下枷鎖,要將其禁錮。

          但靈光只是一轉,開始只是微微調轉了一個角度,卻引動了那陰極元磁的漩渦,漩渦之中陰極元磁神雷如同一只黑龍一般涌出,張嘴就撞擊在了那雷光囚籠之上。

          顧師兄臉色慘白,硬撐著要落下枷鎖。

          但此時靈光借著囚籠和黑龍相沖擊之勢,以一個絕妙的手段,逃出了囚籠,甚至在黑龍來不及反應之際,遁入漩渦之中,搶奪了陰極元磁神雷孕育的地竅。有那元磁風暴作為保護,顧師兄再也對其無可奈何。

          只有等待孕育數千年后,才有出世之機。

          那時候顧師兄若是還沒有朽成一把骨頭,定然已經煉就元神,這一線機緣,還有什么意義。

          顧師兄傾力落下枷鎖,只斬斷了黑龍的一只前爪,化為精純的陰極元磁之氣。這便是他期待已久的機緣!但顧師兄心中卻依然有一絲悵然那一點靈動至極,更加可貴的機緣,始終印在他的腦海之中,化為他煉成陰極元磁神雷前的一點魔障!

          若不能堪破此節,他連這二品元丹都煉不成!

          那點靈光如珠如丹,讓顧師兄不禁喃喃道:“這,怎么那么像一枚靈丹呢?”

          陰級元磁所化的黑龍,被奪去了存身的地竅,又被顧師兄砍下了一只前爪,正要抱傷遁逃,卻又感應到一股讓其無法克制的沖動。另一只與它相對,為純白雷芒構成的白龍,也從藏身的地竅奮起,朝著錢晨所在的磁峰殺去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坐在磁峰之上,雙手按著大圣雷音琴。

          那四面八方,有八種元磁所化的異象襲來,陰極陽極元磁化為黑白雙龍,太陰太陽元磁化為日月異象,少陰少陽元磁化為兩口青紫長劍,純陰純陽元磁合一化為兩只相伴的黑白麒麟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琴橫膝上,抬手撥弦,聲聲琴音伴隨著雷鳴,傾瀉而出。

          那琴音綿密,任由雷霆如何轟鳴,都無法掩蓋,鏗鏘之聲演化殺伐之音,真氣破沉散氣海,伴隨周天練伏羲,神天有氣貫天罡,靜候極淵光明生……此為伏羲神天響!

          面前丹爐中,第二轉神霄五雷丹赫然在此刻成丹,那八種異象齊齊殺至,欲爭奪丹爐之中,那一枚奪盡方圓數百里天地造化的神通氣丹。

          丹成異象八方雷動!

          一枚虛丹隨著丹氣緩緩浮現,卻是錢晨煉成那前所未有的神通雷丹神霄五雷后,為他所創的丹藥之理。雖然丹未服下,但丹中的道理盡數為他所的,因此丹氣才會化為虛丹,落入他臟腑五氣之中,登時五氣雷鳴,渾身法力分化陰陽。

          一身雷法至此小成!

          錢晨修成雷法神通之后,五氣五色雷光匯聚,化為無形無色,確是超越了天音神尼的樊籬,開創了屬于錢晨自己的無音神雷。

          滾滾無色雷光伴隨《伏羲神天響》的琴聲,化為雷音滾滾,那電芒自身下雷海匯聚而來,交纏在琴弦上,雷聲電音交織在一起,發出大音希聲的琴聲。

          “佛法雷音算什么,雷音廣大,卻失之動感。世人只知雷音,唯有我匯聚兩世精粹,參悟了電音的道理。電音為動之機,雷電合一,才是無上妙音。西方有大雷音寺,有南無法海雷音如來!”

          “而道門樓觀道小電音寺,也有區區在下人稱法海電音小如來!”

          錢晨雙手連撥琴弦,滾滾無音神雷涌出,在下方雷海之中掀起無邊的浪潮,那雷海的精粹分明已經被神霄五雷丹所奪,但錢晨的琴聲卻重現了雷海涌動之景,琴聲所化的雷海將八種元磁所化的異象淹沒,琴聲雷海席卷此地。

          滔天氣象,讓數百里外的辛家姐妹、陶三公子,顧師兄等人極度駭然。

          就連那元磁地竅的入口處,還被掛在洞窟頂‘淬煉元丹’的陶家三長老,都有些驚訝的一甩頭發,遮住中間禿頂的光亮。

          “奇怪……怎么好像有琴聲?”

          陶家大長老兩只壽眉都無影無蹤,取代的是畫上去了一雙柳眉,看上去年輕了許多。他聞言也微微抬頭,盯著那元磁地竅。

          陶侃死死抓著手中的清光小杯,那杯中凝聚江海的清光微微波動,讓其心中暗驚不已“為何先祖留下的法寶,會有如此反應?”

          “元磁地竅秘境之內,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此時赤紅磁峰之上,八種異象已經被琴聲斬去了四種,只剩下一對青紫雙劍和那黑白麒麟,它們逼近了錢晨身前,付出了慘痛代價后,終于撕開了那猶如雷海的琴聲,青紫雙劍一馬當先,化為兩道交錯的劍光,朝著錢晨絞殺而去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錢晨一只手繼續撥弦,另一只手卻按住了琴腹。

          刀光如雪,帶著斬斷一切的絕然,將劍光斬卻……

          錢晨一手按琴,一手持刀,微微抬頭,清明的眼神注視著那黑白麒麟。麒麟不安的敲打著蹄子,那白麒麟微微有些退意,黑麒麟在進退之間躊躇。

          錢晨微微一笑,抬起了刀!

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    八種陰陽元磁真煞,被收入了太上八景爐中,開始推動靈丹的第三轉變化……整個地竅的元磁真氣,終于被引動。

          化為濤濤光霧之海,從四面八方,匯聚而來。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