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utput id="1ocbi"><tbody id="1ocbi"></tbody></output>
  • <track id="1ocbi"></track>
  • <tr id="1ocbi"></tr>
    1. 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      無圖小說網 -> 歷史軍事 -> 三國有君子 臊眉耷目

    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呂布主陣

          荊州軍已經有了動作,陶商自然也不會閑著。

          目下為了安定中原各縣,屯扎在許昌的兵馬不宜擅動太多,一則是以防有變,二則也是減少一部分開支。

          于是陶商只是抽調了五萬軍士前往樊城,同時征調了駐扎在中原的一部分將領,供給自己在前線驅策。

          關羽決堤灌城之計沒有得逞,而且他自己還負傷了,關平戰死,三軍士氣墮盡,無奈之下又被召回了襄陽。

          這對于陶商來說,便是轉守為攻的大好良機。

          襄樊,襄樊……世人總將這兩處地點歸在一處叫,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。

          這兩處地點挨的實在是太近了,隔江對望。

          說實在的,就跟修建在對方的臉上沒甚區別。

          若是中間沒有漢江,兩城的人員都可以在彼此的所屬之地上下班了……下班回家溜達一會就到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無論是樊城,還是襄陽,對于他們彼此來說,都是一顆釘子,一顆對方安插在己方臉上的釘子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陶商來說,眼下攻克襄陽城確實是第一要務。

          從后方調集來了五萬人馬,再加上前線樊城的一萬多人,差不多六萬人,人數不少了,但想要攻克城池堅固的襄陽城,好像還是有點不太容易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陶商也得到了情報,龐統目前代表劉備,進駐襄陽城,總覽襄陽城的所有軍政。

          雖然還年輕,但畢竟是當世少有的大才,只怕不易對付。

          “襄陽城,就地域劃分來說,不應該算是蔡家和蒯家的勢力范圍么?龐統若是來到此處,他們會心甘情愿的服氣?”陶商想從敵方的內部下手。

          田豐此刻也已經從許昌來到了樊城,聽了陶商的問話,他隨即說道:“蔡、蒯倆家如今的勢力,較當年劉表剛剛進入荊州的時候,已經遠不如昔,三劉當年在江陵建立朝廷,受損害最大的就是掌握資源最多的蔡家和蒯家,但是時至今日,其勢已經大不如前,但不論如何,龐統乃是龐德公之侄,龐家在荊州士族之中的威望,亦不在蔡、蒯之下,想來值此時節,龐統來此,蔡、蒯兩家也不會為難于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陶商頗是為難的揉了揉眉心,道:“襄陽城的城池堅固,他們在城中若是鐵板一塊,我軍還真就是不太好打……有沒有策反蔡瑁的可能?”

          田豐聽了這話頓時一愣。

          “丞相怎么會突然想起這事來了?策反蔡瑁?這個好像是不大可能吧,他好歹也是襄陽名宿,如何會輕易被策反?此事未免可笑。”

          陶商也知道此事確實不太可能,但歷史上蔡瑁確實是降了曹操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卻有幾個先決條件。

          歷史上曹操大軍逼近襄陽,迫使蔡瑁獻城歸降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蔡瑁和曹操是舊識,而且那個時候劉備和劉琦妄圖分裂荊州,而且天下又只有一個朝廷,就在曹操手中,蔡瑁因而順利成章的歸降,歸順曹操,在當時屬于歸降正統。

          且當時蔡瑁統管除了江夏之外的所有荊州土地,籌碼也是相當的厚重,不由得曹操不善待他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事實證明,曹操對待蔡瑁這位老朋友,也確實是相當的關照。

          但如今這個情況,一則荊州的主要實力并不在蔡瑁手中,蔡瑁手里沒有籌碼,二則天下有兩個漢朝,而蔡瑁侍奉荊州的漢室朝廷,也是有了數年時間,以何種理由叛到另一個漢室之下?

          便是他姓蔡的跟姓陶的并不熟,這個是最重要的!

          不熟我跟你瞎起什么哄?萬一你回頭把我弄死了,算誰的?

          看起來,這條路是走不通了。

          田豐摸著下巴上的胡須,道:“不論如何,咱們可先攻城,試試襄陽城的斤兩,然后再做定論不遲。”

          陶商道:“許昌那邊,上次戰時的拋石機目下正在往前線運來,待東西運達之后,試著進攻一次,再看看情況如何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十日之后,許昌方面將大批量的攻城器械運抵至了樊城,于是陶商的兵馬開始向樊城進發。

          從許昌調撥來的將領,這一次還包括了呂布。

          呂布主動向陶商請纓:“丞相,末將請戰,前往攻打襄陽城!為丞相分憂!”

          見呂布請戰,陶商不由的有些猶豫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丈人,你的騎戰本領雖強,但襄陽城池高大……這攻堅之戰,只怕未必是你所長吧?”

          呂布哈哈大笑:“丞相放心,布昔年常在草原與人交鋒,天下人皆以為我呂布只會野戰,但實則布乃是全能,除去馬戰……步戰,車戰,攻城之戰皆我所善長之也,區區一座襄陽城,布手到擒來。”

          陶商聞言不由撇了撇嘴。

          瞧瞧這牛皮吹的。

          還全能?

          不過眼下讓呂布先去試探一下,倒也不是不行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岳丈便臨陣指揮吧,允你攻城,但不可過于深入,事有不濟,便撤兵回來,咱們再做商議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諾!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次日,呂布便為攻城主將,率領三軍將士來到襄陽城下。

          襄陽城果然是一座大城,城池極為堅固,不但高大厚重,且護城河比之普通城池也寬了許多,足可以稱之為荊州北地第一重鎮。

          張遼跟在呂布身邊,看著襄陽城,不由有些猶豫。

          “溫侯,這城池看著不太好打呀。”

          呂布哈哈大笑:“當今天下,能稱之為我敵手之人,寥寥無幾,唯袁紹,曹操等數人,如今這些人非死即遁,區區荊州南賊,能耐我何?”

          說罷,便見呂布冷著臉,將方天畫戟向地上一插,翻身下馬,高聲道:“號令三軍擂鼓,我親自前陣,攻打襄陽城!”

          張遼忙道:“殺雞焉用牛刀?莫勞溫侯親往,末將愿前往登城先攻。”

          呂布轉頭看了看張遼,笑道:“文遠真不愧是并州好兒郎,也罷,那這稍后率領攻堅軍的重任,便交給你了!”

          說罷,便見呂布沖著身后的傳令兵下領道:“號令三軍,先用拋石機轟城!”

          “諾!”

          隨著傳令官的命令下達,金陵軍的拋石機開始向著襄陽的城墻上轟擊巨石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的城墻上,龐統早就已經派人豎起了大盾,抵擋對方的拋石進攻。

          他算定敵軍若是要攻打襄陽城,必然先以拋石機為主,只要能抗過這一輪拋石,待敵軍大舉步戰攻城之時,便再沒什么可怕的。

          為了能夠鼓舞三軍士氣,龐統親自登上了城樓,主持迎戰。

          此次隨同龐統一起來到襄陽城的,還有荊州的幾名英勇戰將,其中包括張飛和魏延等人。

          見龐統年紀輕輕,身居司徒高位,卻也親臨城頭,不懼敵軍炮石之危,張飛不由向關羽感慨,道:“二哥,不想這龐統雖然年紀輕輕,竟也這般不俗,能夠親自登上城樓,置自己的生死與后,卻非等閑可比。”

          關羽雖然眼下負傷,卻也沒有歇著,亦是登上城樓助陣。

          他眼高于頂,對于年輕龐統不顯上心,甚至可以說他基本都不怎么正眼瞧過龐統。

          此刻,他反倒是緊緊的盯著遠處的金陵軍。

          “呂布?三弟,這一次的對手是呂布!看來,乃是到了你我揚名的好時機了!”
      幸运快3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